佩德罗·德·瓦尔迪维亚

2022年8月24日

声明:,,,。详情

(1497年4月17日-- 1553年12月25日)是西班牙征服者,同时也是第一任智利皇家总督[1]。他在西班牙军队服役期间派驻在意大利法兰德斯,1534年时已经晋升至陆军中尉的他被被派遣至南美地区,担任人在秘鲁的法兰西斯克·皮萨罗其第二司令职务。1540年,他率领150名西班牙人远征智利,在击败印第安人部队后于隔年成立圣地亚哥-德智利,并且在1546年时将西班牙统治地区扩及至比奥比奥河南部。1546年至1548年期间开重新返回秘鲁,1549年转而担任智利总督后开始征服智利南部地区,并在1550年成立康塞普西翁。他最后遭到反抗运动俘虏并且被马普切人杀害,死后智利的城市瓦尔迪维亚便以他的名字命名。

佩德罗·德·巴尔迪维亚Pedro de Valdivia (1498一1554),西班牙征服者,驻智利总督,圣地亚哥和康塞普西翁两城市的创建人。曾在驻意大利佛兰德的西班牙军中服役,1534年被派往南美洲,1538年秘鲁内战中和弗朗西斯科·皮萨罗一起与迭戈·德·阿尔马格罗作战,1540年率领150名西班牙人和与其结盟的1000名印第安人远征智利。穿越智利北部的沿海阿塔卡马沙漠,在智利河谷击败人数众多的印第安人,1541年年2月15日修建了圣地亚哥。六个月后,阿劳坎人发动反击,摧毁了该城。幸存的西班牙人逃到一个小岛上坚守待援,一直等到1543年秘鲁才派来救兵。1546年将西班牙人的统治想南扩展到比奥比奥河,在秘鲁作战两年后,返回智利任总督,1550年开始征服智利比奥比奥河以南地区,在河口建立康普塞西翁。1553年在阿劳坎印第安人作战中被俘虏并被处死

在征服智利(1541-1598)的最早阶段,西班牙征服者佩德罗·德·巴尔迪维亚指挥了一场长达九年的军事活动来保障圣地亚哥城的安全。这座城市在1541年9月11日曾被米奇马隆戈酋长率领的马波乔人(皮昆切人的一支)摧毁过。巴尔迪维亚希望扩大他所管辖的领地,并且尽管由于坠马而受伤了,他仍然决定要亲自指挥对阿劳卡尼亚的一场陆上远征。

在1544年,胡安·包蒂斯塔·帕斯特内率领了由“圣佩德罗号”和“圣地亚吉略号”两艘三桅帆船组成的海上远征队去侦察南美洲西南海岸到麦哲伦海峡一带。这支远征队是从瓦尔帕莱索出发的。他们进入了圣佩德罗湾(康塞普西翁湾),并在现今的康塞普西翁和瓦尔迪维亚登陆。瓦尔迪维亚就是在之后为了向这位指挥官致敬而被命名的。在进一步向南时,他们遭遇了严重的风暴,于是帕斯特内回到了瓦尔帕莱索。

巴尔迪维亚在1546年亲自出发。他带着六十名骑手和原住民向导、脚夫,穿越了伊塔塔河并在发生在比奥比奥河附近的基拉库拉战役中被马普切战士们攻击。巴尔迪维亚意识到带着如此有限的一支队伍在如此不友善的地带行进是不可能的,于是在找到了一个适合用来建立新城市的场所之后,他机智地选择了返回圣地亚哥,而他找到的那个场所就是现今的彭科镇,并且这个场所将会成为康塞普西翁地区的第一个地点。

在1550年,一场新的远征开始了。这一次由帕斯特内率领一支海上部队,由巴尔迪维亚率领一支由两百名西班牙步、骑兵和一些马波乔预备兵组成的陆上部队。他们计划在康塞普西翁湾岸边会师。这次远征跨越了伊塔塔河和拉哈河,到达了比奥比奥河岸边。一路上,随着他们对该地区的探索,他们与马普切人群落进行了若干场战斗。他们杀死了许多人,而自身损失却很少。西班牙人在该地区度过了一个多星期,他们遭遇到的反抗持续增加。这之后,他们向大海行进。他们穿过了拉哈河谷和比奥比奥河谷,朝着彭科海岸而行。在安达连河畔,他们在河流和湖泊之间扎了两天营。在宿营的第二夜,他们在安达连战役中被战争领袖艾利亚菲卢率领的一大支马普切人部队攻击。那一夜的攻击行动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失败,而西班牙人一人阵亡,多人受伤,而受伤的马匹更多。在治疗了一天的伤后,他们继续向他们在康塞普西翁湾的会师点行进。到了那里后,巴尔迪维亚开始在今天的彭科建造堡垒。

在2月23日,帕斯特内的舰队在康塞普西翁湾下锚。他们为这座堡垒的建造带来了补给和援手,还有建筑材料。在3月1日,巴尔迪维亚在这里建立了

(今康塞普西翁市彭科镇)。在同年的3月3日,这座堡垒竣工,而在九天后,在彭科战役中,它被西班牙人所见过的最大的一支马普切部队攻击了。尽管西班牙部队的规模很小,但是这支马普切部队还是被摧毁和击溃。这之后,尽管当地的部落们投降了,但是巴尔迪维亚还是向秘鲁总督派出了特使,请求额外的军力;他明白,单凭他控制着的这点兵力,要彻底征服阿劳卡尼亚是不可能的。在1551年,在强化了康塞普西翁后,他又一次组织了一场远征,在帝国河畔建立了帝国堡垒(今卡拉韦)。之后他又回到了康塞普西翁,一边准备下一场远征,一边等待总督承诺的援军从海上来。

巴尔迪维亚留下指令说新部队应该在帕斯特内先前发现的“瓦尔迪维亚一带”登陆,然后他带着两百名士兵离开,朝帝国堡垒而去。在南下经过了帝国堡垒后,他便立即命令赫罗尼莫·德·阿尔德雷特向内陆推进并建立一座堡垒,来保障他们的东侧的安全。为此,阿尔德雷特到达了比亚里卡湖并在那里(今比亚里卡)建立了一座堡垒。与此同时,巴尔迪维亚的小分队向南行进并与从秘鲁来的弗朗西斯科·德·比利亚格拉率领的援军会师。会师后,他们在当地建立了

城(今瓦尔迪维亚)。当这些新地方都被驻扎好了军队之后,巴尔迪维亚于1552年回到了他在康塞普西翁的基地,之后他在该地区的基拉科亚河谷发现了富饶的黄金砂矿场。

为了以南方的堡垒们来保障通讯线路的安全,巴尔迪维亚发动了新的远征并在这次远征中在图卡佩尔普伦、孔菲内斯(今安戈尔)、阿劳科建立了堡垒。在这些征服者建造堡垒时,马普切人没有做任何抵抗。在1553年10月,基拉科亚金矿场开始对外开放,而大量的马普切人被迫使去矿场劳动。

在1553年,马普切人举行了一场议会,他们鉴于西班牙部队在他们领地的壮大,而决心开战。他们选择了一个名叫考波利坎的人当他们的战争领袖,以及一个名叫莱夫扎茹的人当副战争领袖,这是因为莱夫扎茹曾经作为一名预备兵而做过西班牙骑兵的侍从,他和西班牙人在一起的经历使得他可以清楚地明白与征服者们战斗的最佳方式是什么。

莱夫扎茹率领六千名战士攻击了图卡佩尔的堡垒。西班牙驻军抵挡不住这场攻击,于是撤到了普伦,而莱夫扎茹夺取并烧毁了这座堡垒并且他确信西班牙人会企图夺回图卡佩尔,于是他让军队做好了准备。此时巴尔迪维亚的部队已被削减,但是他仍然发动了一场反击,不过他很快就被包围并且他的军队在图卡佩尔战役中被马普切人屠杀。这是佩德罗·德·巴尔迪维亚的最后一战。他被俘虏并且之后在囚禁中被杀死。

根据《印卡王室述评》的记载,1553年皮萨罗的手下佩德罗·德巴尔迪维亚征服了印卡(印加)的属地奇利(智利北部),此人在统治的时候冷酷残暴,当年底当地土著阿劳干人起兵造反,纠集了一万三千人左右的兵力。佩德罗·德巴尔迪维亚接报以后率领150名西班牙骑兵和数量不详的印第安随从前去,战斗主要在一条狭长的山谷中进行,一开始印第安人毫无悬念的被一百多骑兵赶的满山乱窜,败的很惨,以至于惊动了隐居在此的一个老印第安将领,夜晚大家都扎营的时候老头爬上山去观望,发现印第安人的营地庞大而西班牙人的营地极小,老头表示了极大的不理解,在详细了解了西班牙人也是一样的人,马也只是一种动物之后,老头接手指挥权。第二天老头将一万三千人组织成13个千人队,一次派出2-3个队去与西班牙骑兵交战,不要求死战,只要求尽量拖延,逃回来时要求不能乱跑入下一队,只能绕到队列的最后面。在13队的最后面安排了一个将领专门负责收容散兵,供给吃喝,休息后整队。于是西班牙人花了三个小时打败了5个队,花了7小时打垮了所有13个千人队,但是面前又编成了完整的10个队。打到下午2点多的时候德巴尔迪维亚发现面前还有至少八九个队,于是他决定撤退,就在这时他的贴身印第安随从跑到了印第安人这边高喊他要逃跑了,老头于是派出两个千人队抄小路堵住山谷前面的隘口,自己率剩下的几个队拖住西班牙人。一路上西班牙人和马不停的累倒而,最后剩下的人到了隘口的时候发现隘口已经被两个千人队占领,印第安人两面夹击,把剩余西班牙人团团围住,一拥而上,十几个人对付一个,或抓马腿或抓马尾或抱马脖子,另有人用大棒猛击人马,西班牙人遂告全军覆没,仅有三个印第安随从逃脱回去报信。据说佩德罗·德巴尔迪维亚和一个神父被活捉捆在木桩之上,德巴尔迪维亚要求先不要杀他,要见一面他的那个印第安随从劳塔鲁,可能以为这个随从会为他求情。但是这个随从来了以后只说了一句:这个祸害还留着干什么。就把他打死了。也有说法是当时德巴尔迪维亚不停为自己求情,表示如果放了他就赦免造反者,周围的人颇有意动,结果老头看造反者居然想放人了,就拎起棍子把德巴尔迪维亚打死了,并痛骂周围人愚蠢和糊涂。 此战之后印第安人就习惯使用分开的梯队作战了,阿劳科人造反了49年才被平息。

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

《外国军事任务辞典》574页,吴春秋主编,世界知识出版社1996年2月版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